羞 與 噲 伍 (2)


王文彥
怡居及長安地產常務董事
2003年9月16日

  艇生道:「〝不同樓盤各自精采,總有無底戰士站崗……〞,〝我的旺盤,可能是你的豬頭骨……〞,真係唔識嚇死,識就笑Q死!原來佢唔識做一手喎?等我話你知啦,不同樓盤就不同精采,第一日做地產果個都知道優質盤和劣質盤鴾嬪O啦!」優質和劣質是相對的,一個高層向南望海的單位當然是優質,但當它的售價訂得遠高於它本身的價值,優質就變成劣質;相反地,一個低層向西望屋的單位本屬劣質,但當業主肯以極低價出售,它就變成優質。優劣的相對性受許多因素影遄A價格只是其一,樓盤的優劣亦同樣有相對性。一個很吸引、樣樣俱佳的優質樓盤隆重推出,拉客的經紀萬人空港(爭食人多也),而發展商有感樓盤的優質,給經紀的佣金訂得較低,只是樓價的1%,另一方面,一個各方條件都較弱而被目為劣質的樓盤則暗中大幅調低售價至極度超值的水平,為鞭策經紀,發展商並將經紀佣大幅調升至2.5%,這種轉變,很少經紀知情(爭食人少也)。兩個樓盤,對知情經紀來說,哪一個優,哪一個劣?難說得很!不同經紀對不同樓盤的衡量各有不同,你認為劣的,他可能認為優,反之亦然,我說「不同樓盤各自精彩,總有無底戰士站崗」,「我的旺盤,可能是你的豬頭骨」,其理在此。

  艇生在《何不食肉糜》曾道:「若是大行sales有老底都去駁艇駁(博?)亂,那無底薪後不是更可以變本加厲?」我在《論盡一手隊的無薪高佣(2)》回應說:「個人看法,恰恰與艇生相反:有薪,卻是低佣(一般由22%起),與外間的高佣(達70%)存在巨大差距,利之所趨,自會誘感不法sales飛單;無薪,卻是高佣,高到再無對手(仍未聽聞有高於70%者),差距不再存在,他們為何還要飛單?飛單有何好處?請艇生教我。」艇生此刻爽快而自信地道:「好,我教你!」,精神不禁為之一振,但再看下去,又不禁深深地失望,艇生只是說:「高到再無對手都未必夠,最好是高到可以跳樓!本客不覺自問,王獅虎究竟對做生意的成本及利潤分配概念知多少?如果管理人只懂無限上綱,不計成本的實行加佣政策,那太容易領導群雄了!」。完全是答非所問!人家講了些甚麼,問些甚麼,艇生還沒弄通就自以為得計地胡亂反駁。

  文革人每喜將意欲打倒之人畜生化、野獸化或妖魔化,不是稱他們為「牛鬼蛇神」、「害人蟲」、「白皮豬」、「黃皮狗」,就是呼之為「叛徒」、「工賊」、「臭老九」。既然不是人,打倒在地再加幾腳自然不覺其殘忍了,想不到艇生竟然有樣學樣,也來這一套。我對他是艇生前艇生後,盡管我有姓有名,他對我的稱呼不是「假王師傅」、「(咆哮的)肉糜貴族」,就是「王獅虎」、「聖上」;以畜生野獸來羞辱對手還罷了,艇生還不斷的以粗口罵人:「你估炒Q晒班管理層就有錢賺呀?」,「識就笑Q死!」。Q聲不絕,艇生可覺有失斯文,有損地產代理行業的專業形象,有損世紀21總行(艇生的僱主也)的威信,有損祥益地產網的聲譽?

  艇生的強辭奪理、大棒亂揮和帽子亂扣,不禁使人想起文革時臭名昭彰的文棍姚文元、戚本禹和梁效。這些文棍無論怎樣不好,有一點都勝過艇生,就是在文章堣ㄔH粗口罵人!

  對於蜀w客先生這樣的人,以文章和應他簡直是對牛彈琴及自失身份,並幫他爭取到不應得的注意;逼我的讀者看他的文章不但浪費他們的時間,亦污了他們的清眼。我是勉為其難最後一次,以後無論他怎樣辱罵,我都會視若無睹、聽而不聞的了,希望各方友好理解。

  想不到蜀w客先生這樣的人,竟然是我在此網的芳鄰,我羞與噲伍,從明日起暫且告別祥益地產網,多謝各方友好過往的錯愛和支持,後會有期!

─完─


E-mail address: easyproperty@yahoo.com.hk